攻控 自来也本命

只想放点片段后面的都是bullshit

好好吃!!!太太请继续写吧!!!!萌到打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捂着脸不让看的log萌到肝颤!!!!啊啊啊啊喜欢木叶丸xLog,就算是拉郎我也爱吃啊啊啊!

Fluffy Bird:

16年6月写的,玫瑰爱上玫瑰,后面写得太赶了太恶心了不想发了,而且现在也不咋站cp了只想吃友情向,蛇家令我疯狂,没想到一口毒奶竟然成真,木岛变个强调声音也太他妈好听了




“所以我们又是十二个人了啊。”


“是啊,就是说……”


“幸亏很快就有新成员,不然小组不好分呀。”


“诶,新成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罗格(ログ)。”


“你真正的名字吗?”好几个人同时道,“这听起来可不像个真名。”


“是真名。”称自己为罗格的人说道。他戴着一张能乐面具,角色是黑癋见。面具连在头罩上,把整个头颅都裹起来,而衣领紧包脖颈,双手还带着手套,全身上下没有一寸皮肤露在外面。


于是就有人问到那张吊诡的能面了:“为什么一直戴着面具呢?摘下来让我们看看真面目吧。”


罗格停了一秒,“还是不摘的好。”


“难道方才觐见大名的时候也没摘吗?快摘下来吧,我们现在已经是同伴了,怎么能连同伴的脸都看不见?”


“正是因为刚才摘下来,现在才决定不要摘了。”罗格说,“我的脸可比这张面具还要丑陋骇人呢。”


有的人听了,干笑几声;而又有些人则不然:“我们可是忍者啊,什么没有见过?就算真如你所说,也不会吓到我们的。摘下来吧,不然哪天有人冒充你的身份混进来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
“这不是问题。”说着,罗格举起右手,丝丝缕缕的查克拉隔着手套在手上燃烧起来,深紫色的。“我查克拉的颜色,相信不会有第二个人有。”


“确实如此……”有人被这奇异色彩吸引,“还从未听说过这种颜色的查克拉呢。”


而他们的队长却不依不饶,毫不松口:“不行,必须摘下面具来。”


罗格抬起手,正欲辩解,这时有人打断:“队长,我想不如先算了……?这面具一直带着可不好受,想必是不得不戴着吧。”


这个人眉目间满是恳切真诚,队长愣住看了会儿,终于妥协。“木叶丸。”队长说,“反正……以后是你们两个人做搭档,就随你吧。”


其他队员见本人如此坚持,又有木叶丸帮腔,也不再紧咬面具的事情。队长简单交代几句,碰头会就结束。队长将带新队员熟悉规程的任务顺理成章交由木叶丸,故由木叶丸引路,两人一前一后,往客堂走去。


“嘛,我们守护忍十二士的职责,我想就不必多讲了……再正式做个自我介绍吧,”说着,木叶丸转身,向戴面具的人伸出右手,“木叶丸,来自木叶,现在是你的搭档了。”


罗格下意识伸出左手,又飞快地换成了右手,和他握了握。“听名字就知道你是木叶的人。”


木叶丸再问他来历,他却不明说了,木叶丸也识趣地不多问。这个神秘的人——木叶丸想,打从一遇到他,他就是神秘的。认识他是四天前的事情,木叶丸与另外两个同伴执行任务,遇到了麻烦的对手,幸得这戴面具的旅人相助,拯救他们于危难之中。队长惜才,暗邀他加入守护忍十二士,旅人倒真同意。只有大名的摄政大臣亲自核验这神秘人的全部身份资料,想来是家世背景重要但不可说,短短四天就放心决定,让他担任大名的十二护卫之一。


守护忍十二士的常驻地在火之寺,寺院专门有一部分禅房区隔出来,供这些忍者使用。木叶丸带他的新搭档走了一遭,又把所有要紧事一一交待了,才凑过来,问他前几天就一直在意的事。


“你移动的速度好快……实话说,是影级别的呢。不知你多大年纪了,实力到这个地步?”


“十五岁。”罗格说。


“你声音听起来可不像十五岁。”


“哦,那就二十二岁。”


木叶丸失笑:“年龄还能说改就改呀?”


“不是……”罗格解释,“我的情况有点特殊……不能告诉你,抱歉。”


他们已经走到一扇纸拉门前,这房间将属于罗格。戴面具的人拉开门,自己跨进一步,一个谢绝来客的姿势。他背对木叶丸道:“今天麻烦了。”


木叶丸还没来得及客套回去,纸拉门就轻轻滑上。木叶丸对着门兀自笑了笑,也离开。虽然是个神秘的人,也不爱主动说话,但相处起来应该还不坏。他想。虽然本人说自己的脸比能面更丑恶,但声音却是很好听的。


-


藏经阁近来有失窃迹象,他们被派来排查,并带走一些重要文件。时间要抓紧,故两人一直忙到入夜,却又不能耽搁,要立刻返回。这里地处僻野,虽不常有人,植被却也给潜在的袭击者提供掩护,两人小心谨慎。山林寂寂,木叶丸却望向罗格,罗格戴着面具的脸也转向他,自狭小眼缝间交换眼神。他们默契地背靠背,以地面一点为圆心慢慢转动。


有什么在靠近。木叶丸突然一跃而起,口中吐出大片烟灰云,暗器接踵而至;罗格自地面疾行,抽出背后的剑,借着烟云的包围,捕捉到中心目标,剑尖直冲敌人而去。烟雾四散,可见袭击者有两米多高,皮肤灰白,铁塔一样,巨大的手与身体不成比例。他手中武器是一柄发红光的环形刀,直冲罗格胸口而来,罗格一剑格挡住。


木叶丸适时出现在敌人背后,短刀燃着查克拉直捅后心,然而环形刀霎时于敌人手中变形,延展成细长的棒,同时将两人挑开。他们纵身后退。


“金缚之术。”罗格结印,毫无作用。


“我要你们手里全部的卷轴。”敌人声音隆隆,紧接着瞟到木叶丸的护额。“木叶的人?”空洞的眼睛转了一转,“那么,顺便还要你的命。”


敌人冲过来的速度极快,木叶丸一路忍刀格挡,罗格几乎插不上手。毫无忍术攻击的空间,只能用剑术去对抗。木叶丸终于把敌人赶到断崖之下,罗格拼命往两人方向追。他用剑去阻挠敌人不断变形的武器,而木叶丸暗中摸出苦无,意欲钉穿敌人的手腕。


“小心!”罗格突然大叫,一蹬崖壁跳开;但木叶丸没他这么快,躲开是躲开了,却仍被敌人爆炸的余波伤到,捂着前胸,单膝跪地。罗格冲过去挡在木叶丸前面,敌人举着变回环形刃的忍具,慢慢靠近。


“不闪开你也死。”对手说。


这个人的攻击太快了。罗格眉头紧锁,不能再这样下去。他还有一个本来不愿动用的办法……事已至此,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喀地一声面具崩碎成几块,他背对木叶丸上前两步,全身上下涌出无数条紫色查克拉组成的蛇。他冷笑,感觉到那只角从自己眉心破皮而出。


铿地一剑,他砍开了环形刃。一旦开启蛇仙模式,敌人立刻从主动陷入被动的境地,被他一逼再逼。敌人太过高大,他又不敢贴太近而招致头顶正上方的攻击,使唤绕体紫蛇,纠缠敌人手脚。一声闷吼对方挣开,罗格趁此机会,一剑深深没入他肩膀,血肉搅动。他使劲一拔,就着惯性倒退,敌人怒喊奔来,他又是一剑刺偏在腹部,没伤到要害。


敌人飞身跃到半空,于峭壁飞快遁走,罗格下意识要追,蓦地想起身后还有木叶丸,咬牙不再追击。他回头欲跑过去,顿时止了步子,双手啪地盖在脸上,只让指缝稍稍分开点,一边靠近一边喊话。“你伤得怎么样?”


“我……没事,我联络了这里的守备!”木叶丸撑着膝盖站起来。


“我们要等还是要撤离?”


“往北偏西十五度方向去,会有人接应的!”


围裹罗格周身的蛇状查克拉烟消云散,他清晰地感到,额头上角已不见,而被查克拉掀得硬刺刺立起的头发也恢复到平日柔软的状态。他依旧捂紧了脸,不要木叶丸看到一丝一缕他的五官。


“我不扶你可以吗?”他问。


“这你放心。”木叶丸还未完全从刚刚目睹的短暂激斗中平复下来,一脸震惊地望着他,“你这是……什么状态?”


“以后再说。”罗格背过身去,拉上兜帽,能遮一点是一点。他拾起掉在地上的剑,方才敌人的武器太坚硬,剑刃竟然砍出了好几个崩口。他跪在地上借着月光检查,惋惜地叹了口气。听到身后脚步声,他抬高音量:“别看我!”


“……好好好,我不看。”木叶丸声音软下来,规规矩矩只走到罗格身旁,罗格把兜帽拉得更低一些。木叶丸也去看损坏的剑,叹道:“草薙剑!”


“你认识?”罗格突然紧张。


“这是好东西啊……我也没见过了,但听说过,就是这模样,不会错的。这种剑已经很稀有了,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……怎么拿到的?”


“你还有伤,少说点话。”罗格转移话题。他摸索着抓住木叶丸胳膊,要他倚在自己肩头,两个人差不多高,这姿势做起来对哪一方都不费力。“一定别看我,我们快去找人会合吧……”


“你刚才……”木叶丸抓着罗格手臂,重心挪一点过去,感到轻松许多。“你到底是什么来头?宝剑、奇怪的查克拉……”


“不要问!”罗格叫道,木叶丸觉察出一丝慌乱。“请你不要再问了,快点,我们去找人……”罗格喃喃道,声音微弱下去,木叶丸笑着叹了口气,宽慰地拍了拍他朋友的后背。


“好啦好啦,我不问。我们快走吧。”


-


木叶虽名义上是忍者村,实际上已发展成了颇具规模的大城市,说是独立的城邦也不为过。老城区原貌几十年不改,很多细节与罗格听到的传闻差不多;而远处的台地上,新城区尽是密集的高楼,看上去比旧城还要繁华热闹。台地边缘的颜山,刻着巨大的头像,已经增加到七个,不由让人去想以后刻不下该怎么办。罗格的视线首先落在左数第五个的女子头像上,紧接着发现蹊跷。他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,被安全绳悬着垂在半空,风中晃来荡去,女子端丽的脸上立刻出现一条长长的红色划痕。


“你看……”罗格去指,木叶丸顺着看过去,立刻翻了个白眼。


“哎呀,一定又是博人在胡闹。”他对着火影岩板起脸来,“那孩子就知道挑这种重要日子找事。”


博人?罗格未来得及问,就被木叶丸拽着往火影岩的方向走去。一路上步履匆匆,他草草观望街景,与一般城市无二的熙熙攘攘,只不过身边路人有一半是忍者打扮,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也颇有特点。再一抬头,罗格就看见历代火影的脸上都多了红油漆涂出来的、歪歪扭扭的涂鸦,尽是些不好听的话。


火影岩下一堆忍者只抬头瞧不出手,他们望着的那孩子,十一二岁年纪,黑衣衬得金发比阳光更灿烂,悬吊在火影岩前,提着刷子油漆也往下看。罗格瞥见七代目火影的头像上写着“可恶老爸”,便知这小孩该是漩涡鸣人的儿子。突然一人瞬身自火影岩上出现,眼疾手快攥住小孩手腕。


“唉……博人这孩子。”木叶丸自言自语道,走上前去;罗格没有跟过去,远远地在旁边看。他看见父亲教育儿子,又牵着手跳落到地面上,而木叶丸指着博人训斥起来。博人并不怕他,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斗嘴,罗格头一次看到木叶丸以长辈身份自居,与他平日形象判若两人。


最后在七代目和木叶丸的双重要求下博人重新绑上了安全绳,于一名中忍的监督下把这些涂鸦弄干净。博人想留木叶丸在这里陪他清理,被木叶丸拒绝。罗格看见木叶丸往自己的方向指,似是在跟博人解释什么,他赶忙瞬身退得更远。


木叶丸终于解决了博人的问题,重新回来。“那孩子将是我的学生。”他对罗格说,“四代目的孙子、七代目的儿子……顽劣归顽劣,但也很有趣。”


“你以后会做带队的老师啊。”罗格想了想,“那……不就是不久之后的事吗?这小孩至少十一岁了吧?”


“嗯,已经十一岁了。我想这次要我回来,目的之一也是交代一下我带下忍的事情吧。”

罗格回头看那金发的孩子,恶作剧目的业已达到,之前的劲头消减大半,正吞落自己亲手酿成的苦果,无精打采地清油漆。漩涡博人也是,木叶丸也是,他们身上都有一种纯粹的活泼劲儿,惟有此地可见到这样的活力,而这是他从来没有过,也不配拥有的。

-


这里每天都在发生新的变化,木叶丸也有大半年没回来过,说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。但那些最关键的场所一点儿都没变,罗格说。忍者学校、训练场,以及他们远远瞥见的火影办公厅,都与他听到的描述完全吻合。


“家长给你讲的吗?”木叶丸问。


“基本不是,是其他的人。”罗格点了点火影办公厅,“比如那里有挂满字画的环形走廊,火影本人的办公室也是圆形的,不管火影是谁,办公室都一如既往地乱……”


“很详细呀,谁会这么仔细讲呢?”


“比如五代目火影。”罗格下意识道,紧接着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。他无法撤回已经出口的回答,只得硬着头皮看木叶丸瞪圆了眼睛。


“你也认识纲手婆婆吗?”


“呃,不熟,见过几次面。”罗格编造起谎话,“五代目毕竟是世上第一的医忍……我小时候身体曾经受过很严重的损伤,是她治好的。”罗格转念一想,这倒也不算说谎,这件事的确曾经发生过,只不过他在友人面前隐去了更为重要的事实。


“那你肯定没少被她弹过额头吧。”


“你也被弹过呀?”


“对,现在想想,她格外喜欢弹小孩额头啊,我还为这个跟她发过脾气。”


“那我不敢。”



评论
热度(8)
  1. M.CapricornFluffy Bird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好吃!!!太太请继续写吧!!!!萌到打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捂着脸不让看的log萌到肝颤...

© M.Capricorn | Powered by LOFTER